用户登录

您好,欢迎来到,请登录通行证进入会员服务中心。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热点新闻

强监管政策落地,校外培训行业遭遇“强震”。印刷企业经受“余波”冲击,应该怎么办?

新闻来源: 发布时间:2021-08-09 10:26:00

日前,新华社全文发布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简称:《意见》)。
 
对近年来野蛮生长的校外培训机构来说,《意见》的落地无异于给全行业踩了一脚“急刹车”。
 
此前一天,受《意见》发布传闻影响,在美股或港股上市的培训机构股价大幅下挫。
 
其中,近年来如日中天的好未来收盘价暴跌超七成,新东方美股跌超50%、港股跌超40%。
 
掌门教育、一起教育、高途集团、有道等机构的股价,跌幅也都超过了35%。
 
三好同学的主业是聊印刷,为啥突然关心起教育圈了?
 
这是因为随着强监管政策的落地,校外培训机构无疑位于“地震”的震中,面临着转型发展的迫切需求。
 
而以加工服务为主业,有“吃百家饭”之誉的印刷企业,也感受到了震荡“余波”的冲击,有的还很强烈。
 
说得再明白一点儿,就是:校外培训行业快速降温,让部分印刷企业真切感受到了订单暴跌的压力。
 

校外培训行业遭遇“强震”

 
 
校外培训行业即将遭遇强监管,其实早有迹象。
 
3月底,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便曾表示:教育部已经把规范校外培训及减轻学生课外培训负担列为今年重点工作任务,将会同有关部门按照系统治理、标本兼治的工作思路,采取更加有效的措施,进一步加大校外培训机构治理力度。
 
5月21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
 
这意味着,加强对校外培训行业的治理和规范,已经进入高层的决策视野和日程。
 
5月底,网传北京市海淀区教育机构暑期不许开课,导致校外培训机构股价大跌。
6月15日,教育部宣布成立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在加强校外培训监管方面向前迈出了重要一步。
6月中旬,外媒报道中国将试行禁止寒暑假校外培训。
7月上旬,教育部办公厅发布《关于支持探索开展暑期托管服务的通知》,鼓励有条件的学校积极承担学生暑期托管服务工作。
7月24日,新华社全文发布《意见》,意味着:国家对教育培训行业的强监管政策,已经进入落地实施阶段。
 
《意见》之所以在校外培训行业引发强烈震动,是因为:其中的诸多条款是对此前校外培训行业野蛮生长及诸多乱象的强力“纠偏”。
 
比如,针对校外培训行业过度资本化的问题,《意见》要求:坚决压减学科类校外培训,“对现有学科类培训机构重新审核登记,逐步大大压减”,“现有学科类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严禁资本化运作”。
 
这意味着:学科类校外培训行业将不可避免地经历一场重大洗牌,洗牌的最终结果则是培训机构数量大大压减。
 
对学科类培训非营利性的强调和资本化的限制,则是在引导校外培训行业回归教育的本质,并从动机和退出通道上杜绝学科类培训过度资本化的可能。
 
同时,《意见》还明确禁止校外培训机构占用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组织学科类培训,线上培训结束时间不晚于21点。
 
也就是说,未来学科类培训能够占用的,就是中小学生放学后到21点前,大致五六个小时的时间。
 
由此带来的直接影响是:学科类培训的市场规模将大幅缩水。因为多数学科类培训都是按课时收费,可用的时间少了,市场规模自然会随之向下。
 
一方面是现有学科类培训机构重新审核登记,逐步大大压减;另一方面是强调学科类培训的非营利性,禁止上市融资和资本化运作,并且不再审批新的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
 
再加上限制学科类培训能够占用的时间,对野蛮生长的校外培训行业而言,可以说是全都打在了“七寸”上,引起的震动能不大吗?
 

印刷企业经受“余波”冲击

 
 
实际上,早在三四月份,部分嗅觉敏锐的校外培训机构及其背后的各路资本,已经感受到了风暴欲来的气息。
 
随之而来的是资本的快速退潮:原本蜂拥而来的热钱,纷纷撤离校外培训行业。
 
处于风口浪尖的校外培训机构,则风格突变:从原本不计成本的野蛮扩张,转向收缩求生,各大机构批量裁员、关店的消息不时见诸媒体。
 
校外培训行业的震荡,让部分印刷企业也感受到了“余波”。
 
原因很简单:对学科类培训机构而言,教材教辅通常都是不可或缺的教学材料。
 
近一两年,校外培训行业的野蛮成长,在客观上为印刷企业带来了数量不菲的订单。
 
校外培训行业的急剧降温,对部分印刷企业最直接的影响便是:相关产品订单的骤然、断崖式下滑。
 
最早是在6月初,有圈内朋友提醒说:最近资本对培训行业的态度变化很大,三好同学有没有兴趣写写对印刷圈的影响?
 
日前,在《白卡纸、铜版纸、双胶纸价格连跌8周!及这一轮纸价暴涨,是否已迎来趋势性逆转?》一文后,有老板留言说:双胶纸价格下跌跟网上培训被打击有直接因果关系,上半年订单砍掉一半以上。
 
三好同学这才意识到,此前也许低估了校外培训行业遭遇强监管对印刷企业的影响。
 
6月22日,在一个数码印刷圈的论坛上,不止一位老板表情严肃、忧心忡忡地跟三好同学探讨培训类教材教辅印刷市场的走向。
 
从简短的交流中,不难感受到:有些企业面临的现实或心理压力的确很大。
 
在北京印刷展期间,一家大型商业印刷企业的老板直言:国家强监管之下,不看好培训类教材教辅印刷市场,准备放弃这一业务。
 
后来,又有消息表示:一些主要服务校外培训机构的小印刷厂,已经陷入无活可干的境地,处境十分艰难。
 
就在前两天,一位圈内朋友透露:在某地聚居的几十家印刷企业,由于看好培训类教材教辅印刷市场,原本在上设备、扩产能、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近一段时间却由于业务量大跌,面临巨大的转型压力。
 
目前看来,受到校外培训行业震荡“余波”冲击的,首先是部分印刷企业。其中,主要又涉及三类:数码快印企业、商业印刷企业和书刊印刷企业。
 
同时,震荡“余波”还顺着产业链向上传导。比如,有造纸圈的朋友坦承,双胶纸订单量受到了培训类教材教辅“砍单”的影响。
 
此外,还有圈内朋友认为:校外培训行业遇冷,可能对高速喷墨印刷设备市场的未来走势带来一定压力。
 
这是因为近一两年装机势头迅猛的高速喷墨印刷设备,有相当一部分被用于培训类教材教辅的印刷。
 
校外培训机构在强监管下的收缩与转型,一方面可能会造成既有产能的局部闲置,另一方面可能会放缓印刷企业投资的步伐。
 

受冲击的印刷企业应该怎么办?

 
 
校外培训教材教辅印刷市场的规模有多大?目前没有准确统计数据,实际上也不太可能有。
 
这主要是因为:在资本的不断加持之下,校外培训行业在过去两三年时间里像吹气球一样快速膨胀,而教材教辅不仅是近乎人手必备的培训材料,还被当成了营销工具,数量很难精确统计。
 
比如,很多培训机构赠送给潜在学员的“大礼包”,便超出了一般教材教辅材料的范畴。
 
准确数据没有,但不妨碍做个推算。有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K12(小学到高中段)校外培训市场规模约为5000亿元。
 
假如校外培训机构每收100块,有1块用于教材教辅材料印刷,这一市场的规模就是约50亿元。假如用到2块钱,市场规模就是约100亿元。
 
有没有可能比2块钱更高?在三好同学看来,可能性不大。虽然有些机构可能不惜成本,占比大一些。但从全行业来看,收1万块学费,花200在教材教辅上已经十分可观。
 
也就是说,K12阶段培训类教材教辅印刷,大体上是一个年产值几十亿元,不超百亿的细分市场。
 
这样的规模在印刷业1.3万亿的产值总量中,占比并不是很大。为什么对校外培训行业行业的整治,会在印刷圈引起超出预期的反响?
 
主要原因可能有以下三点:
首先,培训类教材教辅是近年来印刷圈为数不多的增量市场之一。也就是说,这个市场总量不是很大,但增长很快。
 
而格局未定的增量市场,通常会吸引嗅觉敏锐的老板蜂拥而入。有的老板还会预留产能,以备未来的业务增长。
 
而在强监管之下,校外培训市场规范压减已成定局,有些老板刚刚投入的产能便面临闲置的压力。
 
其次,培训类教材教辅印刷是一个小众生意。也就是说,这个市场规模看似不大,但参与其中的企业也不是很多,并不是全国10万家印刷企业都在干这活儿。
 
因此,平均到每家企业,尤其是专注于为校外培训机构服务的企业头上,业务量其实还比较可观。
 
问题是:在市场大幅下挫时,原本业务量越可观的企业,经受的冲击也越大。
 
第三,相当一部分从事培训类教材教辅印刷的企业,抗风险能力并不是很强。
 
根据三好同学的了解,对培训类教材教辅业务涉足较多的企业主要有三类,除了少数规模化商业印刷企业、书刊印刷企业,还有相当一部分体量并不是很大的数码快印企业。
 
有一些数码快印企业,还是因为看好市场前景,专门投入设备拓展培训类教材教辅业务。
 
对一些大企业来说,一年丢掉几百万、上千万订单,或许不至于伤筋动骨。但对中小企业呢?就很难说了。
 
说了这么多,受到校外培训行业震荡“余波”冲击的印刷企业,到底应该怎么办?
 
说到底,其实很简单:千万不要低估国家整治规范校外培训行业的决心和能力,这个行业的退潮已经不可避免。
 
对印刷企业来说,校外培训类教材教辅业务以后或许还会有,但它缩水的速度会比当初上涨还要快。
 
因此,如果有老板以校外培训类教材教辅印刷为主业,摆在面前的基本只有一条路:想方设法,加速转型。

 

来源:印刷企业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