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您好,欢迎来到,请登录通行证进入会员服务中心。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热点新闻

全国政协调研治理过度包装 促进绿色生产消费

新闻来源: 发布时间:2017-09-05

 

中国快递业经过近十年快速发展,规模已稳居世界第一,2016年全国快递量是313亿件。
    在这亮丽的数字背后,不但有促进经济增长的积极作用,同时也带来了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其中海量快递包装所带来的资源浪费、环境污染等问题引发了社会广泛关注。
    根据国家邮政局2016年发布的报告显示,2015年我国快递行业消耗99.22亿个包装箱、169.85亿米胶带、30多亿条编织袋,这些包装垃圾可以摆满近20万个足球场,胶带总长度可绕地球赤道425圈。
    全国政协对此高度重视,2016年,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就曾赴江苏、四川开展了“治理过度包装,促进绿色生产消费”专题调研,并在2017年两会期间,提交了大会发言和提案,经全国政协主席会议审议通过,该提案作为今年全国政协重点提案之一。
    7月9日至12日,全国政协副主席王正伟率全国政协调研组,就“治理过度包装促进绿色生产消费”赴浙江省实地调研,同时对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关于需采取更有力措施治理过度包装,促进绿色生产消费的提案”进行重点督办。
    经过4天的调研,与会人员一致认为:快递业过度包装,根本原因是我国还没有制定出相关的“适度包装”标准,无法可依。另外,绿色包装难以推行,绿色包装材料成本高、消费者环保意识不高也是目前存在的问题。建议从立法规范、科技创新及消费者教育等方面治理。
    制度的缺位
    亟须加强顶层设计
    7月9日下午,星期天,西子湖畔,调研组和浙江省相关同志进行座谈。
    “目前,困扰执法中最头疼的就是标准依据问题。如同士兵打仗没有枪,没有炮。”来自基层一线的声音,最为直接,直指要害。
    “什么叫绿色包装?哪些东西算绿色包装?哪些材料是绿色的?”全国政协人资环委驻会副主任高波说,这些不是执法者可以随意定义的,要让生产者、消费者、执法者都有法可依。“我国目前还没有统一的关于包装的法律法规。尤其缺少包装废置物处理专门法规。”全国政协人资环委副主任吴双战深有同感。
    言及此,全国政协委员、宁夏回族自治区侨联主席朱奕龙忍不住发声,“上世纪九十年代,商品包装问题开始引起西方发达国家的重视,各国纷纷开始立法。”朱奕龙更是举例佐证,如德国《包装条例》、荷兰《包装盟约》、法国《包装条例》、比利时《国家生态法》等。
“相对而言,我国与包装相关的法律法规标准建设滞后。”朱奕龙话锋一转,直面法律缺位问题,“目前,仅有1999年制定的《包装资源回收利用暂行管理办法》;而《快递分装用品国家标准》仅是一个推荐性标准,并没有强制性。”对此,朱奕龙建议,需要加快推进我国包装行业立法工作,研究制定快递条例等行政法规。
    “结合包装产业特点,鼓励制定行业标准,推进制定国家标准,逐步建立起包装产业的标准体系,并加快制修订进度,满足行业发展需求。”吴双战补充道。高波则建议,“研究出台相应的奖励和惩罚措施,对使用绿色包装的商品生产者采取税收减免的方式进行奖励,对使用过度包装或不是绿色包装的生产者要收取包装处置费和环境污染费用,通过奖励和惩罚措施,逐步引导使用绿色包装。”
    现实的改变
    国家企业都在行动
    “这种可降解的塑料袋生产成本是多少?”“目前有多少淘宝商户使用?”“对使用的商户有什么样的激励措施?”在阿里巴巴集团,调研组一行边看边问。
    据阿里巴巴集团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该公司已经指定厂家生产出了可降解的塑料袋和提拉式纸箱,并将发挥平台作用,力争到2020年替换50%的包装材料,填充物为100%可降解绿色包装材料。
    目前,可降解的绿色包装虽然生产出来了,但是使用率并不高。根本原因还是生产成本,平常用的塑料袋一个9分钱,可降解的要3毛钱,绿色的比不是绿色的要高出3倍,加上消费者对包装材料要求不高,故出于成本考虑,绝大多数商家选择使用不可降解材料为包装物。这笔账一目了然,很现实,但也很客观。
    “要加强环保袋、环保包装用品研发和应用。”全国政协委员、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原副部长杨志明解释到,目前,北京邮政EMS正在与研发机构合作,酝酿推出更加便于回收和反复利用的塑料快递包装盒,材质上既要比纸箱结实耐用,又要便于循环处理生产线的分解消纳。全国政协委员孙步新则提出使用行政杠杆,“推进落实国家鼓励节能减排、循环利用资源的优惠政策,加大快递用可降解、可循环包装材料的科研开发和推广应用”。
    无疑,快递包装的责任主体是行业企业,必须强化对快递企业的规范和引导,从源头上加强快递包装的管理和控制。
    可喜的是,2016年国家邮政局就出台了《国家邮政局推进快递业绿色包装工作实施方案》,明确了快递业包装绿色化、减量化、可循环的总体目标,并联合工信部开展了绿色包装专项调研,找准企业开展绿色包装工作症结,明晰政策支持方向。
    国家邮政局负责同志的回应,让调研组颇感欣慰。
给环保包装物生产企业以政策支持,包括适度财政补贴或税收优惠,以降低环保与非环保包装物的成本差价;同时限制有毒污染包装物的生产、进口与使用,加重对生产有毒劣质包装制品的处罚。与会人员达成共识。
    “下一步,我们将着力完善垃圾处理收费政策,改革收费方式,提高收缴率,发挥价格机制对遏制商品过度包装的作用;将选择快递业为切入点,推广使用可降解的胶带、环保填充物、可再生纸张和环保油墨印刷的封装物品等物料辅料,鼓励企业对包装箱、总包装进行循环利用,提高循环利用率”,国家发改委环资司的现场回应让委员们很振奋。
    让绿色发展理念蔚然成风
    浙江是快递业大省,2016年,从浙江寄出的快递有60亿件,占全国的五分之一,目前,绿色包装已纳入省政府年度重点工作计划。
    在邮政速递物流有限公司宁波分公司召开的座谈会上,调研组成员又开始了专业的提问:“你们使用的包装物是什么材料?可降解可回收的比例是多少?你们二次包装的比例是多少?”“那么多不能回收利用的胶带到哪里去了?是怎么处理的?”
    “有的是填埋,有的是烧了。”
    “哎!”吴双战听后,长叹一声。
    “过度包装的问题,从消费来看,是畸形消费心理为过度包装创造了生存空间,诱发奢侈之风。这与我党所倡导的艰苦朴素、绿色发展的要求是相违背的。”调研组成员如有所思:如果行为主体觉悟提高了,主动性、责任感增强了,就好办了……
    宁波是一个绿色包装的试点城市,目前正在积极推进,但是推进的同时,他们也有自己的担忧。宁波邮政管理局局长林道俊说:“从宁波出去的都是绿色的,但是进来的都不是绿色的包装,怎么办?”
    担忧当中似乎也存在社会大众的绿色观念问题。
    在吴双战看来,要通过持续宣传教育,增强社会各界资源节约意识,树立正确的生产消费观念,“这其中,首先应增强企业的主体责任意识和社会责任感,认真执行产品标准,实现清洁生产与资源循环利用,从源头减少过度包装。”高波同样认为,要对社会公众的宣传教育,引导正确的消费观、环保意识,把包装材料都送到回收点,自己购买东西时候,不注重看外观和包装上。“加强消费者意识和习惯培养,让消费者规范操作行为、转变消费观念,理解和接受适度包装、循环使用的意义,从而积极参与到快递包装回收使用的工作中来。”杨志明的想法与此更是不谋而合。     委员讨论得热烈,部门负责人更是听得认真。“我们今年将实施绿色流通‘三进’工程,推动绿色产品进商场、绿色回收进社区、绿色技术进企业,通过创新绿色发展模式,推动形成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商务部负责同志说道。
    人人皆可为,人人皆愿为,绿色发展理念方能成为全民自觉。